重庆幸运农场怎么开群
   您的位置: 首頁 >> 縣區傳真 >> 高平 >> 正文



為了誰-追記高平市寺莊鎮河泊村第一書記崔德華

2017-08-04



題記:“兩學一做”是一把標尺,每一名黨員都應該對照這個標尺,量一量自己距離這個標尺有多遠?如何去做才能靠近或者達到這個標準?作為一名黨員,要始終懷著對黨和人民的絕對忠誠,不斷向著更高的標準、更嚴的要求前進,才能向黨和人民交上自己的合格答卷。

——摘自2016年,崔德華的“兩學一做”心得體會

為了誰

——追記高平市寺莊鎮河泊村第一書記崔德華

中共高平市委組織部

電腦旁放著一板沒吃完的鹽酸伊托必利片,旁邊是學習筆記、蔬菜合作社下一步實施方案,還有本子上記錄的關于河泊村文化旅游的幾個設想。但這些所有的藍圖、方案、設想都在2017年7月30日戛然而止。

崔德華的生命定格在51歲。他帶著滿心的眷戀,滿心的不舍,離開了摯愛的家人和放不下的鄉親們。

從2015年夏天到高平市寺莊鎮河泊村擔任第一書記,崔德華就沒日沒夜地把心思放在了村里。這兩年,村里的水網電網改造了,破舊的村路修好了,還建了公廁裝上了路燈;村外曾經疏于管理的梨園如今納入了合作社,一年兩次的農機培訓大大提高了生產效率,丹河岸邊的香菇棚迎來了收獲的好時候,河泊村真是變了大樣子。

日子一天比一天好,“可崔書記,你啥時候再回來河泊村呢?看看咱的老梨樹,看看咱的大香菇,看看鄉親們啊!”“等我好了就回去了,你們等著我。”在他去世的前一天,還在病房和鄉親們通過視頻聊著家常。樸實的話語,殷殷的期盼,鄉親們還盼著他們的崔書記,他卻永遠看不到河泊村的一草一木了……

主動申請,他第一個報名去當第一書記

2015年,我市開展了選派市直機關優秀干部到建檔立卡貧困村任第一書記工作。得知這個消息,當時擔任晉城市農機局農技推廣站副站長的崔德華第一個在局里報了名。市農機局副局長許生榮告訴記者:“當時崔德華是全局第一個報名的。他平時工作特別踏實主動,我們農機推廣工作本身也和農業有關,他又是農村長大的,對農村有感情,所以當時經過綜合考慮,確定他和我們局里另外兩位同志為市農機局下派到村的第一書記。”

這事兒,崔德華記得特別清楚。7月28日,他在病房接受記者采訪時說:“2015年8月中旬,我到高平市委組織部報了到,經過培訓后,8月25日就背著行李到了河泊村。至于為啥主動報名,就是覺得我是個黨員,也是農村娃,我愿意到村里工作,踏踏實實為老百姓做點兒事。”

到村里當第一書記,就意味著大部分的時間要待在村里,家里自然就照顧不到。崔德華的老父親80多歲了,腦梗多年,一直跟著崔德華生活。知道他要去當第一書記后,妻子衛建梅默默地擔起了這份責任:“我知道他想去村里做點兒事,他農村生農村長,有感情。”

河泊村位于高平市寺莊鎮北部,丹河發源地,是高平大黃梨的主產區。全村有耕地面積1066畝,果園面積1340畝,由河泊、后溝、西窯和李家4個自然村組成,有215戶730口人。村民多以種植傳統農作物、外出務工為主要經濟來源,建檔立卡的貧困戶32戶100口人。

剛到村里的頭一個月,他就連續兩個星期沒回家。村支書孫瑞國說:“德華剛來的時候,給我們的第一印象就是為人和善,低調認真。他挨門挨戶地了解情況,特別是那32戶貧困戶。他總是拿著小本子認認真真地記錄,大到家庭收入、致貧原因,小到一天用多少藥、燒多少煤球。他本子上的貧困戶情況分門別類有近百項。”

從兩年前的那個夏天走進河泊村開始,崔德華就把自己定位成鄉親們的一分子,“我的心愿就是讓鄉親們先摘了窮帽子。”2016年年底,河泊村人均收入達到3026元,32戶貧困戶全部脫貧!  

撲下身子,他把心都捧出來給了河泊村

河泊村梨樹資源豐富、產量高,可由于前些年疏于管理,梨樹老化,沒有形成優勢產業。剛到村里的時候,崔德華就叫上支書孫瑞國和村長孫海亮村里村外轉了個遍,站在枝頭掛滿了果實、兩個人才能合抱的梨樹下,望著樹上的大黃梨,摸著粗糙的樹干,心里一陣難受:端著金飯碗,卻成了“乞丐”。崔德華認為,河泊村貧困的根源在于產業結構調整步伐緩慢、缺乏自我突破的膽識。

崔德華盯著兩位搭檔,信心十足地說:“咱村優勢很多,不能放著優勢找優勢,先從黃梨產業上下功夫吧。只要擰成一股勁,三年內一定能把貧困村變為小康村!”

在征求了村兩委班子還有村民們的意見后,河泊村盤活了村里的1000多畝梨樹,成立了丹之綠黃梨種植專業合作社,讓村中有梨樹的170戶村民全部入社,有21戶貧困戶也成為合作社的社員。崔德華利用自己在農業部門工作多年的優勢,請來市農委果樹站的技術人員對村上的社員進行技術指導與培訓。

貧困戶孫秋發也參加了合作社、分到了讓他管理的老梨樹。他含著眼淚告訴記者:“崔書記可是個干事兒的好人,他來村里后,幫助我們成立了黃梨合作社,還幫我家裝上了光伏發電,現在我一年能多收入7000多塊錢,再沒人笑話我是貧困戶了。”

自從到村里后,崔德華每月都差不多要在村里待20多天,整天奔波在跑項目要資金找技術的路上,連家都顧不上回。妻子衛建梅說:“好不容易回趟家,只要是村里打電話有事了,二話不說就回去了。老父親想和他說說話,他總是說,等忙完這幾天就陪您說話。”

崔德華沒能好好陪著老父親,卻整天和村民們吃在一起、住在一起。

村民們提起崔德華,離不開幾個關鍵詞:認真、實在,能吃苦。

村里的會計孫紅艷說:“崔書記來的時候,我剛當上會計沒多久,進賬出賬都不熟練,也不會用EXCEL制表,都是崔書記一點一點教我,現在村里報賬都是電腦報賬,速度快還不容易出錯。”

貧困戶孫國平是個殘疾人。崔德華只要在村里,都要去他家里去看看,問他有啥困難沒有。去年,崔德華幫助孫國平聯系了外村的一家蔬菜合作社,在河灘里種植了十七八畝豆角,保守估計一年能收入五六萬塊錢。7月20日,記者采訪完離開他家的時候,孫國平的妻子賈四紅紅著眼睛問記者:“崔書記的病很重嗎?不回來了?”

老支書蘆小財深情回憶了他和崔德華的交往。“咱們村是貧困村,條件不好。崔書記剛來的時候,住在村子最外面的一戶人家里,那家人搬走多年了,屋子里沒灶沒水,就他一個人住,條件很艱苦,可德華一句怨言沒有。后來才在村委里收拾出一間屋子搬回來。”

在河泊的這兩年,崔德華撲下身子、掏心扒肺地讓老百姓的日子好起來,自己卻倒下了,而把致富的希望送給了山里的群眾。

只爭朝夕,他為河泊描繪了致富的藍圖

“德華來的這兩年,我們最大的收獲就是有了致富的框架和藍圖。”支書孫瑞國這樣形容崔德華給河泊村帶來的變化。

除了組織大家成立了高平丹之綠黃梨樹種植專業合作社,將全村的21戶貧困戶全部吸納進來,崔德華還向晉城市慈善總會申請了蜂產業扶貧項目,120箱蜂全部分給12戶家庭有勞力的貧困戶;在貧困戶中實施光伏發電項目,幫助全村所有貧困家庭都建起了光伏發電站,每戶可增收5800元。

去年6月,寺莊鎮開展“結緣梨鄉”老梨樹認養活動,崔德華就四處游說:“每棵樹認養一年只需500元,就可以得到價值500元的大黃梨,還可以享受果蔬采摘、參加觀光攝影等活動……”他把高平市的主要領導、鎮干部和晉城的老同學都“忽悠”來了。部分梨樹被認養后,村委會又優先讓貧困家庭管理,所得收入歸他們。

兩年來,光是晉城市和高平市的涉農部門,崔德華就跑了八九十趟,先后爭取到400多萬的扶貧資金,用于光伏發電、大棚蔬菜園區升級改造、蜂產業扶貧、安全飲水鞏固提升工程等。他說,只要能給老百姓多帶來一點利益,破解河泊村貧困的難題,跑斷腿都愿意。現在,老產業重煥生機、新產業朝氣蓬勃,一幅全面實現精準扶貧的宏偉藍圖正在河泊村成為現實。

——老梨樹經過專家三次現場指導,完成了剪枝、修枝、刮皮等工作,提高了大黃梨樹的產量和品質;

——蔬菜大棚園區內挖通了排水溝,鋪好了步行道、配上了卷簾機和保溫被等,成立了蔬菜種植專業合作社,村民們重返香菇大棚;

——抓住光伏扶貧契機,更換了4個變壓器、5000多米高壓線路,為全村光伏發電全覆蓋打下了堅實基礎;

——注冊了高平市丹河源頭旅游開發有限公司,啟動了探尋丹河源頭旅游項目;一條通往村外7米寬、4公里長的柏油路通過審批,制約旅游和其他產業發展的最大瓶頸將被打通。

2016年6月17日,高平市脫貧攻堅推進現場會在河泊村召開。與會成員看到河泊村因地制宜、精準扶貧取得的成就和未來產業發展規劃后,紛紛點贊:為官一任,扶貧困濟成合力;造福一方,兌現承諾有擔當。

一片赤誠,他身在病房心還在鄉親們那

2017年5月,崔德華覺得胃有點不舒服,他自己買了胃藥開始吃,仍然忙著村里的事兒。

直到孫瑞國看到他一直吃胃藥,就和他說:“老崔啊,你家離醫院那么近,你回去就不能做個檢查看看?”

妻子衛建梅也勸他趕緊去醫院看看。6月份,他才終于去了晉城市人民醫院做了檢查。當醫生告訴他是肝部的病情而且很嚴重時,他沒有臥床休息卻帶著妻子和兒子來到河泊村,收拾了自己的行李,把他精心編制的萬畝梨園開發方案交給了孫瑞國。當天晚上,崔德華還給鎮黨委書記肖永義打電話,討論了方案里的好多細節。

7月28日,崔德華去世的前兩天,在晉城市人民醫院10樓2號病房,記者見到了他。清瘦的面龐架著一副眼鏡,最讓記者印象深刻的是,即使已經住院了,他的胸前依然別著一枚鮮紅的黨徽。

他的精神狀態還不錯,說起河泊村,眼神更是明亮了許多。他打開他的微信讓記者看:“這幾天大棚的香菇開始收獲了,你看這個視頻里的香菇個兒多大!知道為啥比別的地方的個頭大嗎?我們村的大棚位于河床邊上,利于棚內降溫,而且水質好。別的地方一個菌棒一般產一斤七八兩,咱們村的一個能產二斤半。”

他開心地翻著河泊村的微信群“丹源情”的每一條消息,大家伙兒都挨著個地問候他:“老崔,啥時候回來?”“崔書記,注意身體啊!”

就是在病房,他的心也還在河泊。

鄉親們惦記著他,組織上更是關心著他。

崔德華患病的消息傳到寺莊鎮黨委、政府后,鎮黨委書記肖永義立刻幫助崔德華聯系了北京301醫院,去做詳細檢查和專家會診。

崔德華住院期間,晉城市、高平市的領導專程到醫院探望,送上慰問金和慰問品,送上了組織的關心。

7月30日,壞消息接踵而至,崔德華內臟出現出血,轉氨酶升高、各項功能有衰竭傾向……

當正午的陽光照進病房,崔德華永遠地休息了。

生病后,他曾經和妻子說:“這幾十年我都沒好好照顧你,還讓你一天天為我操心,下輩子吧,下輩子讓我好好待你、照顧你。”

他曾經和兒子說:“爸爸沒給你留下什么,只有一句話,努力工作、好好做人、孝順媽媽。”

這個認真樸實的人,何曾沒有一腔兒女之情?!他只是把兒女之情埋在心底,把更多的愛給了群眾,給了河泊。

2016年元宵節,很多在外打工的村民都回家過年了,崔德華給大家伙組織了一臺晚會熱鬧熱鬧。那天晚上,他唱了一首歌:“泥巴裹滿褲腿,汗水濕透衣背,我不知道你是誰,我卻知道你為了誰,為了誰?為了秋的收獲,為了春回大雁歸……”

為了誰?為了誰?

崔德華用行動回答了這個問題。

 
放大字體】  【恢復字體】  【縮小字體】  【我要打印
  相關新聞

重庆幸运农场怎么开群
股权登记日后股票涨跌 中国股票指数最高是几点 炒股软件手机版下载 盈富配资 产业基金配资 策略宝 春安配资 老友配资 12.04大盘上证指数 杨百万炒股技巧